……日,改介绍好烦。

我流织太向自述

电气白兰。
“说到底,只是各种酒恶作剧一样地倒在了一起而已。比较老套的说法是,喝下去之后就像被电流穿过身体,然后就会醉倒。真是的,电流这种说法到底是太俗气啦,还不如说是像自杀那样——”

我向织田作的方向转过头去,他还在听着我的发言,却在分神的样子,眼神有些放空。Lupin里又没有来新的员工,除了新落户的外界的灰尘,哪里还有新事呢。

“织田作,你在听吗——”
我拉长声音去叫他的名字,他才回过神来,顿了一顿,说了句抱歉。我问他在想什么,他说在想那些龙头战争后被他领养的孩子们。女孩子是到了看绘本童话的年纪,对公主和王子跳舞的场景情有独钟,隔三差五就会问一问织田作以后是否也会有王子与她一起跳舞。织田作...

是三个88。(

一晴方觉夏深

梅雨季节终是告一段落。

结束了淫雨霏霏的梅雨时节,原先总是阴沉着的天空总算开始放晴——真正的夏天已然突兀而无声地到来。
暗淡色调已被时新的阳光与天空所刷去,眼前俨然是一派明媚色彩。浓绿浅蓝,淡紫深棕,樱树的枝叶、紫阳花,天空、草坪、土地、池塘,晴天娃娃、金鱼玉。光滑的石子闪闪发亮,透亮的水纹映在人的眼睛里。鼻头因空气的炎热而沁出汗珠,猫在走廊上午睡。

夏天的颜色永远鲜艳,夏天的感受永远新奇。炎热的天气固然使人烦闷,然而当然有更好的办法来将其掩盖,有更大的快乐来将其淹没。人类的身体真好啊,能够畅快地进行游玩。与快乐相比,人体的脆弱则不值一提——有着人类的身体,就应去感受人类所能感受到的快乐呀。...

……

aoi和sou怎么都变大学生了啊。就像是大家把我抛在原地、然后偷偷长大了

一个点文

接点文的理由是很久没写过明萤以及、心情有些不太愉快,不过现在应该也没什么人认识我。
接九个以内,九天后截止,字数由碎片式的小片段到三千字左右不等,具体看灵感和状态。点文的梗请尽量不要恶趣味,毕竟我还算是为自己写作的人,对他人的想法也没办法做到完全接受……。
是过气十八线网绿的垂死挣扎。

急募第n者(n≥3)

💊:

湯えぐい:

很惨 想要朋友 想要伙伴 我和她 lof叫做安芏鹩的 请你来 如果爱着药乱 占tag 不抱歉
232014590
求你了

【药乱】秀拉 02

一个明媚的春日里,乱藤四郎出发了。

没有告诉任何人,没有任何征兆,像是急性病突然发作,连乱藤四郎自己事后都觉得匪夷所思。春天是疾病多发的季节,而那未知的病毒闯入乱的脑海里,只须那么一个小小的信号,他的行动机制尽数溃散。可怜而体弱的病人。他本要乘电车到学校去,却看向了另一个迥乎不同的地名,像是被命运硬拽住,挣脱不得。当时他的手里还抓着那本看了一半的书,书签粉红色,一小截露出来。千代田,丸之内,最后指针摇摇晃晃指向了鹤冈。穿着制服皮鞋的双脚忙忙碌碌地奔波,随着落座最终安定下来。一切都显得那样自然。

列车经过郊区,他从窗户向外看出去。春天里草长莺飞,放眼望去万物皆青绿。早晨阳光清澈,远处群山低蜒...

我十六岁了,不是十五岁,应该把自己看做大人了,做些大人做的事。

【药乱】秀拉 01

乱藤四郎经常忘记自己做一件事的初衷。

本来是想着做久违的预习而打开课本,然而瞄了几眼插图便开始发呆,保持同一个姿势一段时间之后,他就合上书,放进柜屉里;本来是要做报告,打开电脑被各种推送吸引了目光,草草浏览一遍之后觉得无聊,就动手关机,把做报告的事置之脑后;本来是要说些什么,把人叫到面前后,反而开始支支吾吾,忘记自己想要说些什么。

这是不是早衰?他想。他的记忆力一般般,但是扪心自问也没有能到那么糟糕的地步,像是个絮絮叨叨的老人。然而他忘却的是有另外的一些东西把他的脑海占据。读过的印象深刻的书的句子,黑白的照片,小时候被哥哥牵着手带去公园玩耍的记忆,他都历历在目。
那么,到底是为什么,从什么时...

1 / 5

© 虞负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