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野/刀剑/文炼 /小英雄

杂食性,请善用屏蔽

是咸鱼
取关随意

【芥太】日出界

题目来自芥川与同学办的杂志(其实是乱放的)

第二次做人、要怎么做呢?
太宰治如此向自己发问,继而又想到自己是否就是真正的「太宰治」的问题。从转生那一刻开始,这个问题便扎根在他心里,而今重见天日。

我。他对着镜子,手指点点自己心室前的一隅之地,问题生发得莫名其妙又有理有据:我是太宰治吗?记忆不甚明晰,躯体崭新到令人陌生,惟有失眠一事完全继承下来。将太宰从有魂书中接回图书馆的是织田作,太宰到图书馆途中听他喋喋不休,关西腔实在难以辨别,依稀之间才想起有这么一个人——在有魂书中的太宰治与其说是太宰治,毋宁说是有着迥异外表的大型混沌体。通往图书馆的小道漫长且黑,有人在他脑海里不断凿进「太宰治」三个大字...

【乱南】中止三段式

如题 无营养小段故事
二人是作家的架空

江户川乱步再一次回到此地是寒冬时节,这令他想起与新美南吉相识的季节也是冬天,后者在书店里挥舞着与同伴合出的童话集,颜色好看的眼睛里满是一闪一闪的星星,恰巧与江户川对视了三秒钟。江户川向来不吝于对一切美丽事物寄予热爱,少年眼睛里的光芒也不外乎美丽一词——那时候他的声音与后来的话语重合在一起,宛如飞鸟一般盘旋在脑海里。

二人的交往像是秋天落下的第一片叶子,总来得有些突兀,但与之相比更顺理成章。二人都是作家(尽管南吉的外表对于其身份来说模棱两可),一个专注童话,一个擅长推理,共同点是都有因为儿童而写作的契机。南吉自不用说,江户川则是写了几本受众为少年儿童的侦...

进了凹凸……依照心意写写,cp不定

关注了新的人
点的推荐都好有意思……荒废作业(

明日黄昏

cp:司普
just一个片段的播送
有擅自诠释,可能ooc

“悲剧从一开始就发生了。”

柚木普有时候也会想,如果从没被生下来过就好了,那通常是晚上,阴雨天气,乌云密布,就算将目光极力地投向天空,连星星和月亮的踪迹也看不到的时候。连喜欢的东西都看不见,他也就有理由产生厌世情绪。他有来由地悲伤着、绝望着,隐隐约约能够触碰到悲剧的内核。悲剧发生在什么时候?也许在十几年前,他和阿司连胎儿都还不是的时候、同一个受精卵分化成为两个个体,在那时候悲剧就生根发芽了。他听说过鲨鱼的胎儿在母亲的肚子里时就吃掉兄弟姐妹的说法,并以此为丛林法则的一个例子。他和阿司之间遵从的是丛林法则吗?在他连眼睛都尚未发育成熟的日子...

……哭了,粮真好吃,我永远爱某太太,永远爱鹤丸(你以前是这么说的吗

阿波罗

拼出来的社团作业,不太敢交,贴一下爽爽
勉强算半个同人文,非常勉强

夜空中有星星的歌。

听得见吗?摩羯座、南鱼座、南十字星、蛇夫座,妊神星、鸟神星、北斗七星——出现在绘本、专业书籍与宫泽贤治的童话中,以高速度呼啸着飞过的痕迹与燃烧的内核,具现凝固在夜空中密布的光点里。疏散星团,球状星团,螺旋星系,超新星残骸,行星状星云,弥漫星云,过去连存在都不曾知晓的星星,藉由科技的发展,一点点出现在人们的记忆中。对于那些大量的永恒的亮点,人类终于有了呼唤其名字的权利。
此时是公元1969年7月16日的夜晚,柚木坐在阁楼的窗边,向着浩瀚无垠的星空投出了视线。
天幕之上,歌声无形。

作为全世界观看阿波罗11号升...

【轰出】五月雨

烂尾超短篇幅,没什么内容

雨在下着。
没什么可写的必要性,只是五月转季时候的飘忽不定的普通的雨。五月春夏交接,天气阴晴不定,下这样的雨再正常不过,安安静静,声音细小得几乎不可察觉,然而是一时连绵不绝的梅雨的前兆。这样的声音,绿谷没有留意到,他无法分神。

在他眼下有这样一只手,手掌宽大、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,明明显显属于男人,此刻竭力放轻地解开他衬衫的纽扣。从领口第一颗开始,第二,第三……缓慢而耐心。指尖不时会划过解开纽扣后裸露出的那一片皮肤,手指是凉的温度,然而触碰过的地方却禁不住发起烧来,连同脸颊一起。
绿谷不确定轰是否故意,也并没有余裕去确认。心绪杂乱却无法分神,少年人是不定向的五月的雨,青...

我流织太向自述

电气白兰。
“说到底,只是各种酒恶作剧一样地倒在了一起而已。比较老套的说法是,喝下去之后就像被电流穿过身体,然后就会醉倒。真是的,电流这种说法到底是太俗气啦,还不如说是像自杀那样——”

我向织田作的方向转过头去,他还在听着我的发言,却在分神的样子,眼神有些放空。Lupin里又没有来新的员工,除了新落户的外界的灰尘,哪里还有新事呢。

“织田作,你在听吗——”
我拉长声音去叫他的名字,他才回过神来,顿了一顿,说了句抱歉。我问他在想什么,他说在想那些龙头战争后被他领养的孩子们。女孩子是到了看绘本童话的年纪,对公主和王子跳舞的场景情有独钟,隔三差五就会问一问织田作以后是否也会有王子与她一起跳舞。织田作...

一晴方觉夏深

梅雨季节终是告一段落。

结束了淫雨霏霏的梅雨时节,原先总是阴沉着的天空总算开始放晴——真正的夏天已然突兀而无声地到来。
暗淡色调已被时新的阳光与天空所刷去,眼前俨然是一派明媚色彩。浓绿浅蓝,淡紫深棕,樱树的枝叶、紫阳花,天空、草坪、土地、池塘,晴天娃娃、金鱼玉。光滑的石子闪闪发亮,透亮的水纹映在人的眼睛里。鼻头因空气的炎热而沁出汗珠,猫在走廊上午睡。

夏天的颜色永远鲜艳,夏天的感受永远新奇。炎热的天气固然使人烦闷,然而当然有更好的办法来将其掩盖,有更大的快乐来将其淹没。人类的身体真好啊,能够畅快地进行游玩。与快乐相比,人体的脆弱则不值一提——有着人类的身体,就应去感受人类所能感受到的快乐呀。...

© 虞负义 | Powered by LOFTER